主管:中共郧西县委宣传部
主办:郧西广播电视台
法律顾问:律师 王健康 电话:13707286206
您现在的位置:天河新闻网>> 外埠新闻>> 国内>>正文内容

"限席令"传言引公安县怪象 高考未至升学宴已扎堆

“祝××金榜题名”、“祝好友××爱子学业有成步步高升”……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,但眼下的公安县,却漫延着一股“升学宴”热潮。与此同时,给孩子、老人提前办生日宴等突击请客风,也刮遍该县城乡。前日,在汉工作的公安县人徐先生回老家办事,被这一怪象惊呆,直言“不可思议”。

昨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,从公安县城至该县南平镇,不到30公里的207国道两旁,竟有大约30家摆酒请客,其中10家是办“升学宴”,有的“升学宴”主角甚至还是高二学生。

据了解,引发这一怪象的,是一则“五一后严管民间摆酒席”的传言。

高考尚未开锣升学宴已频现

徐先生是武汉一家公司的业务员。前日中午,他开车回公安县老家办事,途经该县夹竹园镇时,发现半公里长的街道上,居然有6家当街搭棚摆宴请客,而且家家门前都设置了喜庆的大红拱门,有的拱门上写着“金榜题名”、“学业有成”等字样。

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,怎么现在就开始办“升学宴”了?徐先生十分疑惑,回到老家一打听,得知突击办酒请客在该县十分普遍,他所在的村子近期就有六七户人家办了“升学宴”。一些没有高考生的人家,就提前数月甚至大半年,给家里的老人、孩子办生日宴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怪象?徐先生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当地纷纷传言,五一过后要严管民间摆酒席,所以大家才抢着在“限席令”前扎堆请客。

昨日,记者走访了公安县城及该县南平、夹竹园、黄金口、斗湖堤等乡镇,证实了徐先生的说法。从公安县城沿207国道至该县南平镇,不到30公里的道路两旁,就有大约30家摆酒请客,其中10家是办“升学宴”。

孩子正读高二家长也忙请客

昨日下午1时许,记者在南平镇看到,当天办酒的人家不少,有的在居民家里,有的在酒店。

一户居民家门口的拱门上,挂着亲友们的祝贺条幅:“祝××学业有成”、“祝××金榜题名”等。宴席刚刚结束,部分亲友正在打麻将或者闲聊。记者佯装问路,与一名妇女搭讪,问起为何提前办“升学宴”,她说:“别人都这么办。有的家里孩子读高二都办了酒咧!”

随后,记者从一家小卖店店主口中得知,当日南平镇上,就有一户人家给上高二的孩子办了“升学宴”,“别人都是读高三的才办酒,他家里有点不好意思,没有设拱门。”由于他不肯提供更详细的信息,记者没有找到这户人家办酒的具体地点。

离公安县城约10公里的黄金口镇,一位知情人向记者证实,4月27日,该镇一户人家为尚在读高二的孩子办了“升学宴”。知情人说,该镇提前办“升学宴”的现象也十分普遍,尤其是农村,有孩子读高三的人家基本上都办了酒,“谁也不愿输这个火候。”

酒店生意火爆乡下厨子紧俏

漫步在公安县城,穿街走巷,不时可以看到酒店门前设置的大红拱门,其中以“升学宴”和“生日宴”居多。

不足500米的荣军巷,就有4家办酒席,其中2家是“升学宴”。一位水果摊主称,这几天酒店生意特别好,门口的拱门都不用拆,每天只要换一下名字和祝贺语就行了。“前几天,很多横幅还写着‘祝贺××金榜题名’之类,可能是高考还没影子,大家都在说笑话,这几天就改成‘学业有成’之类的了。”他说。

记者走访多家酒店得知,最近酒席特别多。一位酒店员工说:“平时生意不怎么好,最近突然火得不行,我们都忙得团团转。”

城区的酒店生意好,乡下的厨师也很忙碌。斗湖堤镇的肖师傅专门替人上门办宴席,可提供厨艺制作、餐具配备、拱门设置等一条龙服务。自4月初以来,他几乎每天都带着团队,在各村忙着办酒。

肖师傅说:“最近农村提前办‘升学宴’和生日宴的特别多,几乎每个村每天都有上十户人家办酒,厨师根本不够,有的人家只好到街上的酒店请学徒来掌勺,还有的人家干脆自己动手。”

传言漫天飞舞引发办酒风潮

每当记者问及,为何公安县近段时间突然刮起办酒风,每位受访者的回答都大同小异:听说五一后该县要严管民间办酒席,于是大家都抢在“限席令”之前,想办法把自己以前送出去的礼金收回来。

公安县城一广告公司老板刘先生告诉记者,由于业务上的关系,近段时间,他平均每天要赶三场酒席,每天支出礼金千元以上。除了“升学宴”、生日宴,还有人把房子重新粉刷一遍就办“乔迁宴”,有人租个小门面就办“开业宴”,“名目太多了。只要想请客,都会想出理由来。”

公安县某企业员工涂先生说,他家几乎每天都要给人送礼,4月下旬以来,仅“升学宴”的礼金就送了6次,花了将近3000元。现在礼金越来越重,关系一般的送300元,关系稍好一点的送500元甚至上千元。如果只送礼金不赴宴,还可拿回一个60元或80元的“回扣”红包。

“希望五一后严管民间宴请的传言是真的。‘人情债’实在是太重了!”涂先生说。

那么,“限席令”传言是否属实?

公安县政府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,该县并未下发过类似文件。该县纪委常委、县监察局副局长袁丹君也表示,传言并不属实。

袁丹君说,从2014年起,该县狠抓农村“人情风”整治,主要以各乡镇为主开展。在推进过程中,由于各乡镇工作力度不同,效果也不一样。为此,县委、县政府要求,各基层单位要通过《村规民约》和《居民公约》等方式,引导群众不摆婚丧嫁娶之外的酒宴。由于4月是集中宣传期,所以导致很多人产生“五一后严管民间摆酒席”的错觉,并引发民间扎堆摆酒的反常现象。

袁丹君表示,尽管该县没有作出“限席令”的硬性规定,但整治农村人情风刻不容缓。眼下,整治工作正在城区、乡镇、村组、社区同步推进,力争通过政府引导、村(居)民自治等措施,刹住这股泛滥的人情风。

记者昨日探访发现,很多地方张贴着《村规民约》或《居民公约》,版本各不相同,但条款大体一致。其中规定:正常宴请需向村委会(居委会)报批,禁止婚丧嫁娶之外的宴请;违规当事人要向村委会(居委会)交纳1000元至2000元违约金。

观点

提前办升学宴收礼虽不违法但是失信

对于公安县近期出现的突击宴请风,省社科院研究员冯桂林认为,这是大操大办陋习导致一些人心理失衡的表现。这些人认为,以前别人请客自己送了礼金,就应找个机会收回来,所以在传言的“限席令”之前,哪怕巧立名目也在所不惜。这种心态要不得,这种风气要花大力气改变。

对于部分家长提前举办“升学宴”的问题,冯桂林认为其性质更加严重。本来举办“升学宴”就是一种陋习,而在高考尚未举行、存在各种变数的情况下,就提前请客收礼,更是一种赤裸裸的主观故意敛财行为,当事人可谓自损形象,会受到被宴请者和旁观者的鄙视。更有甚者,它还污染了社会风气,可能引起其他人的效仿,公安县的情况正好说明了这一点。

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源波说,提前举办“升学宴”,刻意敛财目的明确,是一种不诚信甚至是不道德的行为。这种行为虽然没有违法,但如果违背了《村规民约》、《居民公约》等,相关当事人就应该按照约定标准,交纳一定的违约金;如果当事人是党员干部,还应由纪检监察部门调查处理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